<acronym id="s62m2"></acronym>
<acronym id="s62m2"><small id="s62m2"></small></acronym>

“一带一路”如何防止被抹黑

郑永年 原创 | 2019-05-24 11:2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一带一路 

 

  5月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今年大会的主题是“亚洲文明交流互鉴与命运共同体”。随着大会的举行,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又再次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

  5月9日,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举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是推动“一带一路”“文明之路”建设的一次积极尝试。“一带一路”既是一条发展繁荣之路,也是一条文明交融之路。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不仅是通商易货之道,更是一条文明交流的大动脉。这次文明对话的盛会将进一步丰富共建“一带一路”合作理念,谱写“一带一路”合作新的篇章。

  在上月底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包括中国在内,38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共40位领导人出席圆桌峰会。来自150个国家、92个国际组织的6000余名外宾参加了论坛。高峰论坛共达成6大类283项务实成果。

  显然,无论在人文交流还是经贸合作领域,“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成为了国际认可的公共产品。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就指出,现在“一带一路”在很多国家已经铺开了,也得到了很多反馈,接下去的方向就是如何做得更快更好、更具可持续性。

  截至目前,已有127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此前就总结道,六年来,共建“一带一路”已经完成立柱架梁的总体布局,下一步我们将完善和扩充“六廊六路多国多港”务实合作架构,确保已签署的合作文件渗透落实到具体项目中。

  如何理解“一带一路”作为公共产品对中国及相关国家的意义,未来在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的具体过程中如何贯彻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又该如何应对可能面临的竞争和个别国家的抹黑攻击?郑永年在专访中谈了他的看法。以下为专访实录。

  “一带一路”的初心是什么?

  澎湃新闻:您认为我们可以如何从国际公共产品的角度来理解“一带一路”倡议?

  郑永年: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一是中国自己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过程,这个没有其他的模式可以模仿与参考,倡议是长期的,所以认识本身有一个过程;第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一带一路”也有一个认识过程;第三,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之也有个认识过程。这三个层面是互动的。中国从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到现在认识上不断在进步,一方面是根据实践来调整,另一方面是根据外部世界对“一带一路”的反应来调整和改进。一些想法已经转化成政策和行动。“一带一路”现在在很多国家已经铺开了,也得到了很多反馈,接下去的方向就是如何做得更快更好、更具可持续性。

  澎湃新闻:作为国际公共产品的“一带一路”能如何有利于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

  郑永年:从世界经济发展历史来看,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资本一定要流动。否则哪会有经济全球化?中国改革开放就是打开大门,相当于其他国家来参与我们经济的发展,我们走出去就是参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

  资本、产能,加上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技术,这三者构成走出去的强大动力,走出去是为了国内。中国这几年一直在减产能,但是光有国内减不够,还要输出产能。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需要基础设施的建设的产能,这也是为什么“一带一路”聚焦在基础设施建设。

  一个国家富裕起来了,但周边国家还是贫困,那将永远不会安宁。就像一个国家要稳定贫富差距就不能太大,国际社会也是一样。“一带一路”的初心最主要是为了我们国内的可持续的发展。

  同时,“一带一路”是双向的,既有走出去也要走进来,走进来就表示我们会更开放。中国人大通过了《外商投资法》,建设大湾区、自贸港就是为了更加开放。现阶段中国发展需要更高端的开放。

  开放姿态下的经济竞争无需担忧

  澎湃新闻:您觉得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中国和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印度、日本,各自的角色是什么?

  郑永年:“一带一路”是一个开放的概念。尽管中国扮演着“一带一路”的重要角色,但不是一个主导角色,还是双方、多方共建,向第三方开放。如果国家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那也有良性竞争和有恶性竞争之分。经济竞争是良性的竞争,军事竞赛、意识形态和传统地缘政治竞争是恶性竞争。只要有经济竞争就会有你来我往,就会有合作。

  现在美、日、印等国提“印太”概念,如果“印太”是一个经济概念,那是好事情,最后“一带一路”和“印太”可能形成一个合作的局面。如果“印太”是一个军事概念那就是个麻烦。“一带一路”从战略上来看,最大的贡献就是把大国之间的竞争能引向经济竞争,而不是军事竞争。

  澎湃新闻: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一带一路”如何同其他国家的发展计划对接?

  郑永年:其他国家都可以有自己的计划,只要是经济的,哪怕一开始有竞争,到最后肯定走向合作。现在西方国家讲究赚快钱、热钱,而“一带一路”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和项目,现在来看只有中国有能力、有意愿来做。我觉得,“一带一路”还需要一个中央层面的协调机构。比如“一带一路”合作高峰论坛这样的大会未来成为常态的话,就可以设一个秘书机构来做协调工作。

  澎湃新闻:目前“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一些大的建设项目遇到一些反复,您认为这是正常的吗?

  郑永年:哪个国家那么大的项目没有一点点问题?关键是保证方向,保证它的机制,一边做一边学。当然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推一个项目不是只跟中央政府谈好了就行了,还有地方政府、当地企业,要考虑到多元利益主体。

  不结盟的智慧一定要坚持

  澎湃新闻:目前有些国家把所谓“债务陷阱”的帽子扣在“一带一路”上,对于这种论调我们应该如何反驳?

  郑永年:所谓“债务陷阱”的指责,西方当然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这对我们也是一个提醒,钱投出去了,怎么收回来?中国当然不可能学西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那一套。我们应当建立机制,比如多边合作,国家与国家之间、政府与政府之间向第三方开放,或者建立一个“一带一路”的多边机制,这样有利于减少风险。

  澎湃新闻: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中国签了一带一路所谓的谅解备忘录,“一带一路”的朋友圈越来越大。但也有一种声音认为,由于中国历来坚持不结盟政策,而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的西方国家是少数,大多数还是需要与中国合作以推进其国内发展的发展中国家,所以这个“朋友圈”只是一个利益集团,您怎么看?

  郑永年:中国坚持不结盟政策,我们是搞一个开放的经济圈,一个大家一起合作发展经济的朋友圈。这不是一个集团或者联盟。如果一些国家组成联盟来针对中国,而中国反而开放性发展,那么这个联盟不会太有效,因为其他国家不会感到你是真正的敌人。中国多年来一直强调“战略伙伴”,伙伴关系不是针对第三方的,而是为了大家共同做一件事,解决共同的问题。而联盟是有针对第三国的意义的,中国不结盟,这是中国智慧最最重要的一部分。不结盟就不会有大的冲突,中国现行的不结盟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一定要继续坚持。

个人简介
浙江人,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治研究所所长,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季刊主编,1997年到2006年担任过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2004年开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1985年和1988,分别从北京大学获得…
每日关注 更多
郑永年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
新疆11选5是什么意思_广西快乐十分客户端下载-六省联销福彩15选5怎么玩 黄磊| 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翻译| 古墓丽影| 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 死神| 特朗普骂丹麦首相| 男子扫码不付钱| 中秋节| 澳门|